家扶故事

以柔克剛,收服剽悍大媽與空洞女孩的心

接到兒保案件,是不斷被學校通報的國中女孩,女孩有著一個相當甜膩好聽的姓名,然而轉介單上記載著,卻是一個個問題(智能不足、中輟、無法融入班級…)、家庭衝突、家長有多囂張跋扈、不可理喻、與校方配合度差…罄竹難書。

第一眼見到女孩,衝擊真大!魁武壯碩的身材,眼神的空洞冷感,與名字大相逕庭;女孩的母親,擁有著剛烈的男性名子,滿嘴檳榔渣、剽悍的性格,見到社工就是破口大罵、噴出檳榔渣、二樓都可聽到女孩母親大罵的聲音、妄想症狀讓人無法與之有現實感的對談;女孩的兄長,茂密的鬍渣佈滿全臉,總是冷不防一旁搭腔;女孩的父親,像個局外人,殘弱的身體帶著因酗酒造成肝硬化的大肚子,只要一開口,就引來全家的不滿抨擊,其不願、也無法幫上忙。這個相當有違和感的家庭,是什麼樣的因素把他們聚在一起?又是什麼原因讓家人間如此的疏離與不滿,同在一個屋簷下,彼此卻像陌生人。

在如此混亂的狀態下,社工完全無法施力。能做的,只有不帶著有色的眼光,重新認識這個家庭,拋去外界對這個家庭的評價,在主流價值的問題下,抽絲剝繭找到家庭的能力與可取之處,並冒著家庭誤解與衝突的風險,社工向女孩的母親提出暫時讓女孩寄養安置的可能性,分析讓女孩經驗”穩定的照顧與就學”的重要性。最終,女孩母親同意了。同時間,也以「用愛包圍服務」,為女孩的返家做準備。親代夥伴每週關心、陪伴女孩母親聊心事、鼓勵並陪同至精神科就醫、教導正確服藥、鼓勵到公園運動維持體力…等;子代夥伴客製化的進到寄養家庭作返家前端的服務,與女孩做朋友、陪著女孩一起去交朋友、給予正確的交友觀念、並為女孩與原生家庭有正向的連結。

用愛包圍服務三個月過後,女孩母親從一開始的不信任、懷疑社工與夥伴的意圖逐漸轉為信任。親代夥伴沒有被女孩母親一開始的拒絕、反覆不定給挫敗,而是更有耐心地傳達溫暖的關懷與善意,把女孩母親的需求放在心上,把她的事當作自己的事來辦。從未被如此看重的剽悍大媽,被溫柔真誠的心給打動,願意按時就醫服藥,學習正確的關心孩子。女孩也在這個時間點返回原生家庭,在安置期間,女孩經歷了正常家庭應有的溫暖對待與照顧,子代夥伴努力不懈地,在女孩冰冷的心裡,添加柴火,燃燒熱情,引導女孩看見未來的希望,讓國小到國中都中輟的空洞女孩,開始對人生有了感覺,對升高中有嚮往的藍圖,在高中的生涯,找到讀書及與同學相處的樂趣,第一次感受到被同儕接納、相挺,子代夥伴不僅服務了女孩,連女孩高中閨密也一起服務,儼然是個閨密大姊姊,不分你我,帶著女孩回頭關心母親、關心家人,把女孩的心,與家人,圈在一起。

用愛包圍服務兩年多,剽悍大媽不再滿口髒話,而是變得柔和、笑臉迎人、孩子的穩定讓其不再操心,感謝的話語總是掛在嘴邊;空洞女孩不再希望父親死掉最好,學會主動關心家人,找到閨密也找到人生的方向與意義。在結案會議中,剽悍大媽覺得自己的改變是:信心、接納、平靜;空洞女孩則是學到了節制、改變啟程。不僅從用愛包圍結案,也順利從兒保體系中結束。結案半年後,在用愛包圍服務的成果展中,看到女孩一家,親暱的互動、柔和的笑臉,聆聽著夥伴說著自己的生命故事,家人用滿滿的微笑、感謝與擁抱來回敬家庭夥伴,為夥伴注入滿滿的感動與繼續服務的動力。